博科多舍信息门户网
您当前的位置 :博科多舍信息门户网>社会 > 故事:白皮子大仙
搜 索
故事:白皮子大仙
2019-10-17 10:42:59 阅读:3906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雪晴暖

泰劳肚子里有很多关于鬼魂和灵魂的故事,她年轻时经常缠着这些故事。

泰劳说神仙家庭里有许多种动物。任何智力高的动物只要活得足够长,都可以成为仙女。

最常见的是黄仙儿和白仙儿。黄仙儿是有做事方式的黄鼠狼,白仙儿是有做事方式的白狐。

还有一种相对罕见的白色皮革。

在所有仙儿中,最稀有的是白色皮革。如果任何人遇到白色皮革,如果幸运的话,他会发一笔横财,如果不幸运的话,他会得到一点小收获。

这与白色皮革的气质有关。

白色皮革仙儿是最不大胆的,不到10厘米大小,可爱极了。碰巧一个承诺值一千美元。

其他仙家报复心强,人不小心招惹了,一定要给点颜色瞧瞧。

只有白毛仙人害怕人,但碰巧它喜欢在人们居住的地方游荡。当被抓住时,一个人必须放弃一些钱才能逃脱。

老人们说:“白皮神仙不是神仙,而是祖坟里的烟。”

这个穷人的父亲是屠夫。老屠夫死后,他把他的技能传给了他的三个儿子。

大哥和二哥忠于职守,学习了父亲的技能,安全可靠地娶了妻子,过着充实的生活。

只有可怜的三个,沉溺于赌博。

当老屠夫在那里的时候,可怜的三个人赌了一把,老屠夫掂量着刀子,在村子里到处追着他修理它。当老屠夫去世的时候,可怜的三个人变成了一匹没有缰绳的马,快乐完全传播开来。

两年内,他失去了他父亲所有的财产。当村民们提到他时,他们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
家庭财产损失后,穷人吃饭成了一个问题。

起初,我去了大哥和二哥的家。过了很久,两个嫂子从远处看见了他,关上门。不管他如何鼓掌和喊叫,他们都没有回答。

如果你饿了,你会在贫穷的时候偷东西。

整个村子饲养几只蛋鸡,菜园里有几道菜,比主要家庭接触得更清楚。

为了实现这一步,全村的狗都看见了他。

那天晚上,可怜的三个人饿得看不见星星。他们在村子里转了两圈,但是他们找不到一条缝来搭把手。最后,他们情绪低落,拖着腿像软面一样回家喝水以缓解饥饿。

“吱”一声,推开老房子的门,可怜的三条摇晃着玩软腿,向水箱走去。

可怜的桑拿起倒着的瓢,正要掀开木盖舀水喝。他像羊羔一样好,白皮睡在瓢底下!

我都没想过。可怜的桑帕厉声说道,我的眼睛都在我手上了。这一次,我撞上了我的小肿块,用力挤压我的大腿。可怜的三一痛得咧嘴一笑。这真的不是梦。我很高兴能贫穷一段时间。

噪音也吵醒了白色的皮革,揉着它模糊的眼睑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。

可怜的第三个用手指敲着瓢。小偷笑着说,“我说白大仙,抱歉打扰你老人家的梦,嘿嘿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已经扰乱了我的梦想,但我还是不想让他出去。你儿子厌倦生活了吗?”白皮扎扎怒吼着说。

谁知道可怜的三个早听说过白皮仙儿,并没有受到它的威胁。

“咻,我好害怕变穷!”可怜的三个人嘲笑白色的皮革,并转而反对它。

“少在我可怜的三个猪鼻前大葱似的。如果你总是换颜色,我真的不敢惹可怜的三个,但我等着今天见到你时发财。”

“谁不知道你老人家的鼻子是最灵的,黄的和白的,相隔八百英里,你总能闻到一点气体。你看呢?你将能够施展你的魔法力量!”说到这里,可怜的三个人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听了这话,白皮褪了色,低下头,虚弱地说:“小主人,我过得不好。为什么我会遇见你?让我先说你想要什么。”

听到白色皮革不朽的承诺,可怜的三一重工的脏脸笑着变成了陈皮。刘妈举起瓢,兴奋地说:“真的很难找到突破铁鞋的地方。不需要时间就能得到它。现在它要被开发了!”

白皮看着激动的可怜的三个,翻了个60度的白眼,无奈地说:“你小子最多要三个。告诉我你想要什么。我不能保证你能做到。”

可怜的三分之一笑成一条线,谄媚地看着白色的皮革,下意识地揉了揉手,然后答应道:“你总是很放松,不要让大仙儿难堪。”

白皮瞥了可怜的三个人一眼,嘴里不信任地哼了一声。

这时,可怜的三个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,用手无意识地摩擦着它们卷起的肚子。他自嘲地说,“我不怕大仙笑话。我太饿了,现在我的肝疼。大仙能保护我一辈子不吃白面粉包子吗?”

白皮开玩笑地看着可怜的三个,笑着说:“这不难。你应该在等待的时候躺下休息。小主人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听了这话,这个可怜的人知道白皮会为自己准备白面粉包子。尽管又饿又浓,他的嘴还是酸的。他咬紧牙关,不想喝水。他放下衣服,耐心地等待着。

等着,可怜的三个睡着了。

清晨,白皮转过身,看见可怜的三个睡得流口水,跳上床,伸出前爪,对可怜的三个几个刮脸器喊道。

我太穷了,所以我马上就放弃了。我正要骂我妈妈,这时我看到那是白色的皮革。我忘记了殴打,张开嘴问:“白大仙,你总是准备好白面粉面包吗?”

“很快就会准备好的,你的孩子。”说完,白皮伸出爪子,把可怜的三个人推到床下。

当三个穷人看到音乐时,他们认为白色的皮革很好地招待他们,使他们美味可口,并招待他们,这并不坏。

可怜的桑乐典抬起腿,他穿上露出脚趾的破布鞋,双手胡乱抓挠肋骨和骨头,移到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坐下。

回头看,白色的皮革没有很好地承载馒头,并把它带给了我。

它正在撕开可怜的三个人的破被子,把它铺在床上。然后它把前爪放进后口袋,一个接一个地拿出拳头大小的馒头,一个接一个地放在被子上。

填满整床被子后,白皮抖了抖空口袋,看着可怜的三个,把下巴放到被子上,说:“给你儿子一床白面粉包子被子。”

“白大仙,如果你不像这样愚弄人,这被子不是我说的一辈子,”可怜的第三个喊道。

白皮露出牙齿,高兴地说:“不管是哪床被子,我都会给你一床白面粉包子被子。现在你还有两次机会。你想过你想要什么吗?”

可怜的三个人心里烦闷,无可辩驳,冲过去大喊大叫,抓起馒头狼吞虎咽了下去。

连续吃了四五个馒头后,饥荒只有在我很穷的时候才会袭击我的心。

这时,他眨着小绿豆眼说,“白大仙,这是我第一次翻过这一页。我比你穷三倍,我不在乎你。”

“不过,这第二次你总是要信守诺言,答应我,你永远不能改变一个字。这次我要一车黄金,一车黄金,还有一个装着弯曲重物的篮子。”

“一车黄色的货物,是不是?你等着。”白皮边走边笑着说。

我太穷了,不能再说错话了。

白皮离开后,这个穷人看着被子和馒头,开始担心起来。

我一直缺少食物,一顿饱饭后我已经饿了三次了。最后我有了食物,全是馒头。

我不能一下子全吃了,过几天就会变质。我该怎么办?你为什么不送一些给王奶奶呢?

三个穷人在三岁以下就去世了,老屠夫忙着卖肉,无法养家糊口来管理三个穷人。

当这三个穷人没有制造麻烦时,他的父亲不记得儿子了,没有问为什么,就把这三个穷人拖了出来,揍了他一顿。

虽然老肉店不缺食物和饮料,但全家都是大主人,没有女人照顾他们。

当我三年贫穷的时候,我的衣服被撕破了,我的棉袄很小。王奶奶帮我缝纫。

可怜的三个人已经彻底失去了家人。任何见到他的人都会被嘲笑。只有王奶奶从来没有轻视过他。

王奶奶每次见到他,都敦促他改变生活方式。贫穷并不是说他不想改变,而是太难了。

所以可怜的三个只能想办法瞒着王奶奶。

一包香烟,可怜的三个来到王奶奶院子的门口。

王奶奶七十多岁了。她仍然健康,能照顾好自己。我习惯了平静和安宁。我不想和我儿子住在一起。我一直一个人住。

走进大门,可怜的王奶奶一边喊着,一边向房间走去。

推开门,我看见年迈的王奶奶躺在床上,颤抖着准备起床。

可怜的三个人急忙上前两步,扶着王奶奶的背,顺手拉过旁边的被子,向老人家走去。

王奶奶笑着看着可怜的三个孩子说:“三儿子,你今天是怎么改变性别的?我主动来看奶奶。我不怕奶奶唠叨你?”

可怜的三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脸红着说:“我这里有些白面馒头。请送一些给奶奶。”

可怜的三个急忙把粗布袋放在床上,解开扣子,露出许多亮晶晶的馒头,兴奋地看着王奶奶。

王奶奶惊讶地看着可怜的三个孩子,忍不住问:“三儿子,告诉奶奶真相,你从哪里得到这个白面粉小圆面包的?”

当我说不出我来自哪里时,我左右为难。我刚刚听到白色皮革的叫喊声。

“你这个可怜的混蛋,你为什么不选小主人?”

可怜的三个转身看了看,真的很生气。

白色皮革是由柳条制成的,厚度像芳香的丝绸。麻雀卵大小的柳篮挂在正面和背面。一把来自黄澄澄的碎金放在篮子里,它们一次摇三下就来了。

可怜的三个狠狠地冲着白皮喊道,“白大侠,你不觉得我可怜的三个好欺负吗?这狗娘养的也被称为挑食的黄色商品!每个人都说你总是花钱,你已经改变了这里的规则。这就是你要做的一切。”

王奶奶听到可怜的三觉的话,拿起床边的扫把,走到可怜的三觉头的后门。

“怎么跟仙家说话,没大没小。即使你不能改变你的赌博习惯,当神仙家庭给你金山的时候,你还是会输的。”王奶奶说,试图给可怜的三个眼色。

可怜的三个不明白王奶奶的意思,认为她总是很好地照顾自己,或者抑制住她的愤怒。

这时,白皮笑着说,“为什么,它还是太少了?足以填补你赌债的窟窿,不看你小子还不赖,小爷我不在乎你的生意。还剩下最后一个。不要磨蹭,快点说。”

可怜的三个看了一眼王奶奶,生气地说:“我还没有想到最后一个!”

“我没有仔细考虑,但我还有事要做,所以我先走。”说完,就消失在门口。

可怜的三个,白皮这是脚底抹了油跑了,愤怒的蹭在头顶,捏着腰准备破口大骂。

没有等可怜的三个说话,王太太用尽全力喊道:“可怜的三个,闭嘴!”

一向慈善的王奶奶非常生气,她感到震惊。

王奶奶说,“别站在那里。过来听奶奶说。”

原来,这种白色皮革是一只聪明的臭鼬。灵奇鼬比黄鼠狼和狐狸小得多,但要想长生不老,它绝对比黄鼠狼和狐狸聪明。

装扮成猪吃老虎意味着白色皮革。他们敢攻击比自己大几倍的动物。王奶奶亲眼看到的。一只10厘米长的黄鼠狼咬了一只比它大得多的野兔。

如果你遇到一个仙女家庭,你最好绕道而行。动物可以走自己的路,它们的智力超过人类。

然而,知恩图报,不朽的家族必须遵守和执行这些因果循环的途径。

白皮愿意让可怜的三个抓,这一定是故意的。早年,他可怜的母亲偷偷把老屠夫的猪放进水里,救了一只黄鼠狼。

王奶奶说,如果她遇到一只白色的皮革,如果她需要帮助,她会帮忙的,不需要帮助就放手。

至于帮助后他愿意偿还多少,由他自己决定。

贪婪惹恼了它,而且这在几辈子都不会容易。

听完王奶奶的话,可怜的三和吓得直发抖,颤声叫道:“白大仙,你总是很好。我什么都不想要。”

可怜的三个紧张地回到老房子,发现房子里凭空多了一个麦粒圈。可怜的三个人知道这一定是白色皮革做的,他们更害怕它。

这个麦粒圈也很奇怪。不管你怎么看,圆里的颗粒总是保持在半个圆里,既不太多也不太少。

白皮正在照顾自己,可怜的三个人心里很感激,同时也多了一点恐惧,不敢再赌博,像庄稼人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。

当他遇到那些打不开锅的村民时,他从圈子里拿食物来养活他们,渐渐变得又穷又穷,在所有人眼里他成了一个伟大的好人。

可怜的三心敬畏,现在的名声,大多是白皮功劳。

所以每到月圆之夜,他都会带着饮料和肉,去房子后面的山上,烧香和向白色皮革致敬。

勤奋和财富、忠诚和传家宝也被不朽的家族所认可。

犯错误并不可怕,这是一个害怕从根本上彻底崩溃的人。回头还不算晚,但无论何时,都不能永远失去信心。(作品的标题是“白色皮革的伟大不朽”,作者:青雪·温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